听漏者:一双耳朵守护一座城的“血脉”

发表于2019-11-21 分类:365bet 浏览次数:178次

“哐,哐,哐……”清脆的敲击声在深夜11时的西宁街区回响,张宝华俯下身,铆足力气撬开20多斤重的井盖,胡新力娴熟地将1.5米长的听音杆插到井内,一头搭接在管道,一头紧贴耳边,屏住呼吸仔细寻找深埋在地下管道中的漏水声。这一刻,时间仿佛静止下来,只有管道中流水的声音在夜色中被放大。

张宝华和胡新力的工作,被称为听漏者。这是一个在夜间依靠听觉判断地下水管道是否漏水的职业,也是一个不为很多人所知的职业之一。

近年来随着城市发展变迁,西宁市一些老旧小区地下水管网材质老旧、错综复杂,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。2009年起,为保障市区供水,解决水源不足等问题,西宁供水集团成立了由4人组成的城市听漏者团队,守护着西宁市1200公里的地下供水管线。

“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自来水管网,有管网的地方就少不了听漏者。”

初秋微凉,深夜下的西宁街道,只有路边的小吃摊依旧灯火通明。忙碌了一天的胡新力和徒弟张宝华简单吃了两口夜宵,便带着手电筒、井钩、听音杆、听漏仪这些“老朋友”开始对城中区合作巷内的76座水表井一一排查。“白天、傍晚人来人往,车流声、脚步声干扰多,不方便听漏。”性格外向的张宝华向记者道出了他们在深夜工作的缘由。

与性格外向的张宝华不同,师父胡新力则显得有些不善言辞。话虽不多,但耳朵灵敏,从事听漏工作已经10年的胡新力正是靠着这双如雷达探测仪般的灵耳养家糊口。

“师父,这个井里有水。”顺着徒弟张宝华手指的方向,胡新力赶忙将听音杆伸到井里、张耳细听。蹲下、起身,1秒、3秒、5秒……“无漏点,好着呢!”经过一番细听,胡新力舒了一口气。可是明明井里有水,怎么没有漏点呢?“首先管道里没有声音,另外这个井里虽然有水,但没有打转,说明不是活水,也就意味着没有漏点。”看出记者的疑问,听漏工作经验丰富的胡新力解释道。

不论是日常抢修还是深夜巡查,听漏者就像是“作战前线的探测员”,听漏定位的准确与否,直接影响着下一步水管网修缮施工的开挖面积和抢修效率。胡新力说就在上个月,西宁朝阳路段在铺设排水管道时,地下基坑出现大面积积水,如果不及时找出漏点,“见缝就钻”的积水很可能渗入周边建筑物下,导致地面下沉。“不到一个小时,我就发现了漏水点,为抢修部门节约了大量的抢修时间,听漏这个行业门道多着呢,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自来水管网,有管网的地方就少不了我们听漏者。”胡新力、张宝华二人伴随着月色走向下一个排查点。

“下到深井里的感觉难以形容,充斥着闭塞和阴冷,头顶只有微弱的光亮。”

两人一组,是西宁市听漏者团队成立10年来不变的配置。“嘶嘶嘶……”在西宁市城西区,一处漏水声让深夜巡查的郝武军警觉起来,搭档孙本琪立即从随身携带的黑箱子中取出发射器放在井沿旁边,戴好耳麦,手持探头,一步一步走在路上,仔细找寻着地下传回的声音,确定漏点位置。

“来,你听听这个声音。” 郝武军将接收耳麦递给记者。据郝武军介绍,在听漏工作中,因地下管网的材质和管道口径不同、管网压力不同,他们耳朵里听到的声音大相径庭,多达上百种。“听不到任何声音就代表无漏水,听到‘嘶'的声音代表小范围漏水,而‘嗡嗡'的沙哑声则代表大范围漏水,塑料管子的漏水声发闷、钢管的漏水声比较尖锐。”郝武军指着井口向记者解释着其中的奥秘。

高原城市自来水井管网连接到用户,行进的路线远比内陆地区的城市更复杂。据郝武军介绍,由于青海昼夜温差、季节性温差大,西宁市的地下水管网基本深埋在冻土层之下的1.5米,近些年由于城市规划建设,有的管道深度甚至可达六七米,在西宁进行听漏的难度可想而知。

“冬天气温低,严重影响听漏仪的声音接收,还有一些四五米的深井,听音杆够不到,我们必须下到井底。”说到这,郝武军特意顿了下,“不瞒你说,深夜下到井里的感觉难以形容,充斥着闭塞和阴冷,头顶只有微弱的光亮,有时下井前为了检测深井内有无毒气,我们会提前点着一张小纸片扔到井里,如果纸片不灭,就说明井里没有危险,可以下井。”说着,郝武军在找到的漏点处做好标记并上报到西宁供水公司客服中心,他说接下来就等待抢修队来维修,做好交接工作,他们才能离开这里,去往下一个地方检查。

“用心用力对待过的事情是很难轻易割舍的。”